祥富新闻
热点
最新
推荐
精选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曹德旺:我不是在抱怨
曹德旺:我不是在抱怨
发表时间:2019-11-12 12:46:21浏览次数:3595
[摘要] 《美国工厂》纪录片的“主角”曹德旺毫不避讳影片引发的热议。2014年,曹德旺跑去美国,投资10亿美元建设玻璃厂,是中国企业在美国制造业最大的一笔投资。在《美国工厂》与曹德旺的一系列公开表态中,外界很容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永华|北京报道

中国经济周刊首席摄影师萧艺

“我告诉主任,当你到了中国,你可以把你的名字改成“王德的美国工厂”。纪录片《美国工厂》的“英雄”曹王德并没有回避这部电影引起的热烈讨论。

这部纪录片讲述了他在美国投资福耀玻璃厂的故事。

2014年,曹王德赴美投资10亿美元兴建玻璃工厂,这是中国企业在美国制造业最大的投资。当时,“曹王德已经跑了”的声音曾经很嘈杂。

曹王德为什么去美国建工厂?在“美国工厂”和曹王德的一系列公开声明中,外界很容易得出结论,美国是一个汽车生产大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汽车玻璃制造商,福耀玻璃(Fuyao Glass)在业务逻辑上非常明确,要贴近客户,响应客户需求,降低物流和配送成本。

然而,真正引起曹王德“争议”的是他对中美制造业比较的评论,这触及了中国制造业的痛处。

税费的痛苦已经在中国引发了数万亿次减税和收费的浪潮。

2016年,曹王德公开坦率地说,“中国制造业的综合税负比美国高35%,土地成本少,电价是中国的一半,天然气价格是中国的四分之一,中国比美国有优势,只有劳动力。”

这些话在国内舆论中引起了轰动。当然,曹王德不是唯一一个有“税负之痛”的人,而是民营企业家的集体焦虑。因此,曹王德的言论引起了广泛的共鸣。

除了税收,众多的费用也让企业感到更大的压力。

去年10月,《中国经济周刊》发表了一篇题为《民营企业救助六题》的封面文章,并进行了深入报道。当时,一家上市零售公司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当他的企业缴纳“五险一金”时,该企业及其员工的总缴费比例已经超过员工工资的三分之一,缴费基数近年来一直在持续上升约15%。这导致实际零售利润迅速下降。

湖南某环保企业董事长表示,在项目建设过程中,仍有大量费用需要支付,如环境影响评价、安全评价、水资源评价报告费仍然过高、人防建设费、地铁建设费、工会经费等。

决策者已经回答了企业家的声音。

2018年,中国对企业和个人减免税费约1.3万亿元,超过2000多亿元的原定目标。今年,政府的工作报告设定了在2019年将企业的税收和社会保障缴费负担减少近2万亿元的目标。在2018年5月1日增值税下调的基础上,制造业和其他行业16%的现行税率将下调至13%,交通和建筑业10%的现行税率将下调至9%。

还有大量工作要做:各地区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缴费率将降至16%。这意味着一些省份可以减少4个百分点,而大多数省份可以减少3个百分点,这对劳动密集型企业尤其有利。

李克强总理在谈到降低社会保障缴费比例时强调了“两个不要”,即各地在征收制度改革过程中不要增加小微企业的实际缴费负担,也不要自行结清历史欠账。今年,必须减轻企业,特别是小型和微型企业的社会保障缴款负担。

58国集团(58 Group)主席姚劲波表示,促进就业、降低税费等措施给在经济低迷时期面临严峻挑战的企业家们一记强心针。

演金店董事长张学武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仅今年的减税就将为公司带来2000多万元的利润。

美国去工业化与中国的去物质化预防

通过在美国投资建厂,曹王德能够更清楚地看到美国去工业化带来的痛苦教训,而国内的一些迹象让他担心中国制造业会再次犯同样的错误。

曹王德说,美国在20世纪70年代开始了“去工业化”进程,并在80年代达到顶峰。人们都去做虚拟经济。年轻人去了华尔街和硅谷。目前,工业企业各级管理干部短缺。福耀在美国的工厂缺少数百名工人。

在他看来,这是美国制造业陷入困境的重要原因之一。同时,他也在中国看到了类似的现象,因此批评房地产相关行业、互联网金融等行业推高了制造成本。

幸运的是,中央政府对这一症状非常警惕,高级官员多次强调需要防止任何偏离现实的情况。去年底,习近平总书记在广东考察时明确指出:“实体经济是一个国家经济的基础和财富的源泉。先进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关键,经济发展在任何时候都不能脱离现实。”

“什么是实体经济?房地产是实体经济吗?”在2018年底的中国经济论坛上,中国证监会副主席阎庆民透露,国家统计局和相关宏观部门都在研究什么是实体经济。结论是什么?"我们已经缩小到制造业、工业、以先进制造业为代表的实体经济."阎庆民说道。

中国银监会主席郭树清今年6月在陆家嘴论坛上表示:历史已经证明,过度依赖房地产来实现和保持经济繁荣的国家最终将付出沉重代价。

7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重申了“住房是为了生活,而不是为了投机”的立场,并首次提出“不要把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的手段”。

然而,高房价确实已经成为许多企业无法承受的负担。即使是华为,一家大公司,任郑飞也抱怨深圳有太多的房地产,没有大的工业用地。他还直言不讳地说,“高成本最终会摧毁你的竞争力。”

一家大型工程机械制造企业的高管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如今在制造业招聘人才越来越难,尤其是高端人才不愿留在制造企业。

一个重要原因是许多人认为制造业很难赚钱。许多学者用“微笑曲线”来论证只有研发和销售才有高利润和高附加值,而制造业处于行业的低端。

然而,曹王德显然不能同意,“有人说制造业很难赚钱,但我不这么认为。我算了一笔钱。在过去的30年里,我从零开始总共赚了1000亿元。”

事实上,从盈利能力的角度来看,有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毛利率超过50%的510家公司中,158家是制药和生物公司,124家是tmt行业,科技公司占大多数,83家是食品和饮料等其他主要消费行业的公司。

中美制造业的共同问题——年轻人不愿去工厂

“当我第一次在美国建立工厂时,我印象深刻的是,愿意在工厂工作的美国人,或者从事制造业的美国人,都是老年人,基本上没有青年人处于壮年。”曹王德哀叹说,许多年轻人宁愿做超市的保安,送外卖,也不愿去工厂,这也是中国制造业面临的困境。

不仅福耀玻璃,其他制造企业也深陷困境。

今年年初,位于中部省份的一家大型手机零部件配套企业出台了招聘激励措施。如果一个老员工推荐一个新员工接受这份工作,如果新员工已经工作了六个月,推荐人将获得1200元的推荐奖励。六个月后,激励措施再次升级。如果一个老员工推荐一个新员工接受这份工作,只要新员工已经工作了三个月,推荐人将获得2400元的推荐奖励。

该企业的一名员工抱怨说,他不得不每天加班,平均每天工作超过10个小时,每月挣4000元,装配线上的工作很无聊,每个人都不能长时间工作。

在江西省福州,饥饿的骑手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他每天从早上7点到晚上12点收到订单,平均每月发送2000多份订单,月收入超过1万元,高峰期为1.2万元。相比之下,福州当地工厂的平均工资只有2000到3000元。作为一名饥饿的骑手,如果你愿意战斗,每月花费7800元甚至10000元都没问题。

“美国工厂”的结束指明了解决这个难题的方向——福耀玻璃公司的高管向曹王德介绍了工厂将如何通过引进机器人来取代工人。

无论在中国还是美国,这都意味着制造业的升级。不同的是,曹王德说“美国制造商对投资已经失去信心,制造业多年没有投资技术改造和升级,技术和设备正在老化”;中国正在加速发展。

曹王德透露,福耀玻璃机器人与人类的比例是1:10。

在福建漳州的一个玻璃制造车间,一名工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车间智能化后,整个车间只需要十几个人,减少了四分之三以上。

今年1月,工程机械企业中联重科在湖南常德塔式起重机智能厂投产。《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在现场看到,12条自动生产线上布满了各种传感器,机械臂不断运转,整个工厂的员工似乎都在编号。目前,中联重科正在长沙建设一座面积近6平方公里的智能工业城市,并已将部分园区迁至长沙等地。该公司董事长詹春信表示,中联重科将通过该项目将传统制造业升级为智能制造业,并创建一个人工智能产业。

即使是房地产巨头碧桂园也选择了大规模进入机器人行业。它计划在广东顺德投资800亿元,在湖南长沙投资500亿元。碧桂园董事会主席杨国强说,“我也曾在工地上做过建筑工人。重复的高强度劳动应该得到改善。我们必须欢迎“机器人建造房屋”的到来。"

毫无疑问,智能制造的努力将提高中国制造业的生产效率,也将增强中国制造业的全球竞争力。

中国制造业的竞争力是曹王德关注的核心。正如上面所说,“我公开这样说的原因不是因为我在抱怨或者逃跑。我只是提醒政府和企业家要有危机感。”

编辑|国方

新疆十一选五投注 广西快乐十分 龙虎斗游戏 买彩票

© Copyright 2018-2019 rwa-wf.com 祥富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