祥富新闻
热点
最新
推荐
精选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社会 > 故事:母亲进城打工2个月,回家就要和结婚30年父亲离婚
故事:母亲进城打工2个月,回家就要和结婚30年父亲离婚
发表时间:2019-11-29 11:54:24浏览次数:1401
[摘要]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海棠白路清在上大二时,突然有一种父母要离婚的想法。年后母亲终于横下心来打算歇业,外出找个体力活儿一个月顶的上在家一年了。路清见母亲真心想出去,自己又上大学一年回不了几次家,也就

每天读一些故事应用程序作者:海棠白

陆青大二的时候,他突然有了一个想法,他的父母想要离婚。一想到像无数肥皂剧一样,他也面临着选择父亲或母亲的狗血情节,陆青就有一个大脑袋。

此外,所有面临情感纠纷的肥皂剧都是年轻夫妇。他们的父母已经结婚30年了,仍然想离婚。这是什么样的麻烦?

利用“青春”抓住时间去拥有一段温暖而充实的爱情?

陆青没想到一辈子住在小山村的父母会有这样时髦的想法。

半个小时前,陆青正在图书馆学习线性代数,即将克服一个难题。桌上无声手机不合时宜的“嗡嗡”声震动了。你知道,在能听到针头的图书馆里,手机的振动声几乎和地震时一样。陆青连忙拿起手机,匆匆走向卫生间。

“嘿,爸爸,怎么了?我在图书馆学习。”

“小晴啊,知道你妈妈在哪里工作吗?我和她打了几个电话,她都没接!”

“就这样,我妈妈不是说了吗?她在北京,冬天会回来。”

“你不知道。两天前和你母亲一起去工作的村民写道,你母亲离家出走,不再在那里工作,但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啊?”

“算了,看来你妈妈也没告诉你。继续学习。”

没等陆青回答,电话就挂了。卢青在浴室里茫然地放下手机,他的脑子里似乎空了一会儿。发生什么事了?妈妈,你为什么偷偷换工作?

当陆青回到座位上时,他仍然忐忑不安。他所有已经整理好的想法都消失了,他不记得怎么写了。陆青不得不收拾好书本,背着书包走出图书馆。

刚出图书馆门,陆青就迅速拿出手机给他妈妈打电话,但这次他接通了。

“妈妈,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北京。”

"我父亲告诉我你换了工作。"

“好吧,你不用担心我们两个。如果没什么,我就挂了。”

在陆青的回答之前,电话又一次挂了。陆青有点放心了,怎么说妈妈联系上了。

在回宿舍的路上,陆青想不出来。他妈妈刚刚出去找工作。这是怎么发生的?

在风刺骨的第一个月,我妈妈提议出去找份工作,这得到了陆青的大力支持。原来,陆青在自己家里开了一个食堂。然而,这个村庄已经很小了。现在大多数年轻人都去城市发展了。村子里已经没有人了。当然,食堂的生意被忽视了。

我妈妈一天天地看着囤积者,忧心忡忡。她一年到头没怎么锻炼,但她挣的钱不多。几年后,我母亲终于决定停业。她出去找了一个月的体力工作,在家呆了一年。

陆青看到他妈妈真的很想出去,大学毕业后一年几次都回不了家,所以他双手赞成。我父亲叹了一会儿气,但最后他没有反对。

但是谁能料到两个多月前会发生这种事呢?

现在是晚春,葡萄酒温暖了花朵。

当陆青推开他家的门时,他看见父亲独自在桌子上喝酒。一盘油炸花生豆和一盘油炸土豆丝都是农民的常见食物。

陆青知道他父亲的性格。他是一个沉默但敏感的人。他肯定会想到发生在他母亲身上的这种事。陆青不放心他父亲一个人在家。他利用学校缺课的机会,偷偷请假回来几天。

当他父亲听到门响时,他转过身来,看到陆青手里的杯子稍稍停顿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他甚至能在眼睛里看到一丝失望。

“我以为你妈妈回来了,你为什么不溜回教室?”父亲说着,把杯子举到唇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陆青把书包扔在沙发上,拿了一双筷子,在桌旁坐下。“这两天不是没有课吗,我会回来两天。”

父亲沉默了。他知道儿子回来的目的,但他不知道。相反,他转移了话题:“他后来和你妈妈联系了吗?”

"我联系上了,但她没有告诉我她在哪里。"

父亲也没有回答。他慢慢地拿起食物放进嘴里。两个人谁也不说话,只是简单地吃着,房间里只有筷子敲击着盘子发出清脆的咀嚼声。

父子俩一直都是这样,少说多爱。

当他快要吃完时,他的父亲似乎突然反应过来。“看你突然回来。我也没给你准备饭。我为什么不去厨房再煎两个菜呢?”

卢青摇摇头。“不,不,我现在饱了。”

我父亲放慢了吃饭的速度,喝得越来越频繁。当陆青放下碗筷离开桌子时,他突然张开了嘴。

"你妈妈说这个媒人介绍的婚姻没有感情基础,也不可靠。"

在20世纪80年代早期,大多数居民依靠天气获取食物。

那时,每个家庭都有许多孩子。陆青的父亲在他那一代有七个兄弟姐妹。如何喂养孩子成了每个家庭的头等大事。

陆青的父亲名叫陆军。陆青还有两个叔叔和四个阿姨。虽然卢军不是七个孩子中最大的,但他是最大的儿子,必须撑起半边天。在七个孩子中,卢军工作最多,但吃得最少。

那时,粥薄得惊人,盘子里几乎没有油和水。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经常独自喝四五碗粥,他们的胃里装满了水。睡觉前几滴尿没有留下任何存货。黎明前,每个孩子的肚子都在哭。

卢军偷偷少吃点,多留给弟弟妹妹。

卢军对他的家人一直很好。一件事是他诚实正直。他不能开口说话,也不能和外国人打交道。当卢军的二哥不得不谈论婚姻时,长子卢军还没有谈到他的女朋友,他的家人很着急。

卢军的父母拖着村里的媒人出发,打算在结婚前给大儿子娶个媳妇。

村里流行媒人介绍,没人笑话。媒人迅速处理了这件事,并在两天内找到了目标。他告诉卢军关于徐的二女儿徐梅的事。

开会那天,卢军正在土炉前生火。看到媒人带着一个大黄花姑娘进了门,卢军的父母急忙去接人。花生和热水放在桌子上。

人们坐下来,卢俊的父亲来到卢俊的面前。"好吧,洗脸,见见你未来的儿媳妇。"之后,他们回到房子里招待客人。

卢军震惊了。媒人是受父母指使的,没有事先和他讨论这件事。当他第一次听说这件事时,每个人都进屋了。卢军往炉子里塞了两大把柴火,冲过去洗脸。

卢军看到徐梅时,心里很激动,但脸色依然平静。这两个人坐在桌子对面,不敢仔细看对方。媒人和他的父母讨论了整个过程。一天结束时,卢军的父母想让人们在家吃饭。徐梅很害羞,什么也不说。相反,媒人答应留下来。

卢俊的父母命令他把徐梅赶出家门。徐梅用前脚走路,卢军用后脚跟着。他们俩都没说话。当他走出房门时,徐梅转过身说,“你回家吧,不用送了。”

卢俊张开嘴,点点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他一直等到徐梅走出两步,才喊道:“好吧,小心脚下。”

徐梅噗哧一声笑了,头也不回。

当卢军走进房间时,他被妈妈骂了一句:“傻孩子,你为什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你不去见你的老丈人,即使你不进屋,你也要派人上门?你真好,转身从自己家里回来了。你应该让你的亲戚远道而来。那是你媳妇!”

陆军被母亲的责骂震惊了,但是媒人笑了:“这个孩子,说实话。”

“还愣着呢!到里屋去,把你父亲藏起来的那瓶酒送给你的老丈人。”鲁军奉命逃跑,媒人的笑声从房间里传来。

谁知道,徐家看上了卢俊的诚实。婚姻很快就结束了,美好的一天被选择了。卢军比他的二哥先成了一家人。

婚礼当天,鲁家在院子里摆了几张桌子,邀请了两家人的亲戚来。晚饭前,新娘和新郎做了个手势。卢军咯咯直笑,把徐梅从院子门口抬到屋里。仪式结束后,新娘和新郎正式结婚。

亲戚和游客开始推杯子并换杯子。

那时,婚姻和现在的离婚一样迅速。

婚后,卢军和徐梅育有一子一女。女儿的名字叫路宏,儿子的名字叫陆青。

虽然他们都有孩子,但这对夫妇的生活并不和谐和美丽。首先,这两个人性格不同。徐梅意志坚强,但卢军很傻。只有傻才是好的。卢军不能说话。他沉默了半天,说话时经常伤人。

当卢军下班回来,看到晚饭没有提前准备好,他有时会发牢骚。徐梅跑到里屋去逗孩子们开心,他们喜欢烧火。

有时候饭菜做好了,但是卢军没有回来。只有在徐梅询问后,他才知道他已经在别人家吃饭了。徐梅用低沉的声音和孩子们一起吃饭。

卢军也能挑出徐梅的缺点。徐梅粗心大意,做事不够细致。他总是放弃一切。他没有吃完最后一顿饭,而是做了新的,浪费了很多食物。有一年,我忘了在田里吃药,直到卢军停止工作后,我才完成工作。

婚姻是一堆琐碎事物的面孔,到处都是鹦哥人。

陆青八九岁的时候,家里爆发了一些他记忆中的新鲜事。

那天,卢军像往常一样下班回家吃饭,四口之家吃了一顿美餐。卢军突然想起在下班回家的路上看到他的地里长着很多草。他不禁抱怨徐梅:“你每天在家干什么?没人在乎田野里是否长满了草!”

谈话一爆发,两个人就吵了起来,各说各的。卢清河和路宏还年轻,所以他们只能颤抖着在旁边慢慢咀嚼晚餐。

随着形式的强化,徐梅忍不住怒火中烧。他拿起桌上的玻璃,拍了拍卢军的额头,然后转身跑出了房子。

卢清河和路宏吓得把筷子扔到了地上。当他们看到血从父亲的额头渗出时,陆青大声哭了起来。由于年龄的增长,路宏的眼睛也变红了。

卢军不慌不忙。他拿起桌上的抹布擦了擦血。“好吧,你出去找你妈妈。不要让她出事。”

陆青记得他是被姐姐路宏拖出家门的,只有当他离开的时候才停止哭泣。路宏带着陆青在村子里四处寻找破门而入的母亲。

那是深秋,秋风萧萧,山村里的路是黄色的,路是红色的,我哥哥跑来跑去,夜幕慢慢降临。

那时,邀请一个剧团在庙会上唱几出戏在山村很受欢迎。基本上,每个村庄都用石头建造自己的舞台。当洪杰和他的兄弟跑到舞台下时,他们找到了他们的母亲。

徐梅蹲在泥土地上,头埋在两腿之间抽泣着。

当兄弟姐妹们回到家走进大门时,他们看到他们的父亲坐在石阶上独自抽烟,额头上戴着创可贴,烟头落在地上。

“爸爸,我妈妈说她今晚住在我姐姐家。”路宏用嘶哑的声音张开嘴。

卢俊点点头,示意姐姐和哥哥在屋里睡觉。

当时陆青知道并不总是梅绮夫妇结婚,也有像他们父母一样的人处于混乱之中。

陆青似乎明白他母亲秘密换工作的原因。

今年以后,亲戚们、陆青的四个阿姨和两个叔叔都会来家里吃饭。每个已婚有孩子的人一张桌子绝对不合适。徐梅需要准备两桌食物。

据说现在家里的老人已经不在了,七兄弟姐妹仍然可以年复一年地聚在一起。除了深厚的感情,卢军作为大哥的贡献是不可或缺的。这个月的第一个月,鲁军联系了所有的姐妹,聚在一起吃团圆饭。

徐梅能理解卢军作为大哥的复杂心情。虽然我惹上了麻烦,不得不准备了两桌食物,但我并没有真的抱怨。

然而,一直不能说话的卢军又一次崩溃了。最初,徐梅准备了两桌食物。忙碌的工作之后,再加上作为一个散漫的大炮,事情并不顺利。当卢军打开热水瓶给客人泡茶时,他发现屋子里的热水不见了,忍不住说:“我的亲戚连一口热水都喝不下。”

当卢军讲笑话时,他自己去烧水了。然而,演讲者无意倾听听众,徐梅在黑暗中更诚实。

晚饭后,当所有的亲戚都走了,徐梅在收拾碗碟的时候问卢军:“你说你的亲戚来的时候连热水都不能喝是什么意思?我一直在忙着照顾你的家人,难道没有我的亲戚吗?”

"好吧,好吧,只是个玩笑。"卢军对此视而不见。

“笑话?我太忙了,所以你给了我一个笑话?好吧,你收拾一下!”徐梅放下筷子,出去透透气。

陆青送完客人回来时,发现父母又吵架了。有一会儿,他说不出话来。即使他们已经四五十岁了,他们仍然会因为一个词而争吵不休。

事件发生后不久,母亲决定出去工作。

陆青在家请假几天,他父亲的表现很正常。白天我像往常一样去上班,晚上回来时,我独自喝两杯。

打了几十个电话都失败了,我父亲就这么算了。"让她在外面玩,等她玩够了再回来。"

卢青在黑暗中给他妈妈打了几次电话。她的母亲只说,“我只是想让你父亲担心。他认为他的兄弟姐妹比他的妻子和孩子更重要。这次我要离开,但是我想让他知道是他的妻子,而不是他的兄弟,照顾了他这么多年。除非他称赞我,否则我不会回去!”

一个破罐子破了,另一个打得很难拿到,但陆青在中间感到不舒服。陆青也知道他父亲的性格,所以他不可能说两个浪漫的字。

陆青在家呆了三四天什么也没做,但他找不到地方去,不情愿地回到了学校。

这对老夫妇很有趣,谁也不联系谁,偶尔打个电话问对方一声平安也没话说。

直到一个多月后,我妈妈给已经成家的路宏打电话,她渴望借两三千元。路宏问为什么。起初,她母亲拒绝说任何话。她只是在反复施压后才开口。

原来,半个多月前,当徐梅在工作时,他突然发现自己的右腿和膝盖受伤了。经过两天的努力支持,他无法做这项工作。休息一天后,他甚至走路都有困难。直到那时,他才惊慌失措,叫了辆车去医院。

在医院拍摄后,医生的结果是右腿滑膜炎、半月板损伤、手术和药物都是可以接受的,也就是说,一旦治愈,医生就不能再做体力工作,一旦再次复发,他将终生残疾。医生最后说,这种情况通常是多年体力劳动造成的问题的根源。将来,人们应该更加关注他们的健康。

听到这个结果,徐梅偷偷哭了几个晚上。他试着给卢军打了几次电话,但还是没有告诉他。

老一辈人害怕手术,如果他们能吃药,就永远不会动手术。徐梅吃了一个月的药,然后独自煮了它。但是不能去上班,自然不能住在人家的免费食物里。由于没有财政资源,吃药增加了大量开支。经过半个月的支持,我受不了了。直到那时,我才向自己的女儿要钱。

路宏越听她的眼睛,她就越红。最后她哭了,说不出话来。徐梅警告路宏不要告诉你父亲,更别说正在学习的陆青了。

路宏不同意。他不能在这么大的事情上下决心。徐梅又松手:“我也告诉你实话,我在新疆,离家千里之外,你父亲他傻傻的,从来没有见过世面,他一生中最远的一次去过县城,他听说一个人会来你能放心吗?再说,他来的时候能做些什么呢?”

当路宏想到他的母亲在一千英里之外,她又病了,他的心变得沉重起来。路宏最终同意了他的母亲,只是转移了钱。

然而,第二天路宏辞掉工作,买了一张去新疆的机票。

路宏把母亲从新疆带回来后,她母亲拒绝回到县城。路宏不得不把她母亲的行李搬到她租来的房子里,暂时和她安顿下来。

路宏知道他的母亲直到回家才知道如何面对父亲。

路宏偷偷给他父亲打了一个电话。

同一天,卢军打电话给徐梅。

“回家!”电话接通后,鲁军开门见山。

“家?我在这里工作!”

“好吧,我知道一切。”

“你……”,徐梅一时说不出话来,呜咽了半天还是嘴硬,“我不会回去的!”

“家里的花生熟了。你回来摘花生。”

当徐梅听到这些,他挂了电话,花了半响才反应过来。卢军又给了她一步。他总是这样,不能说任何明确的话。即使他对别人很好,他也拒绝承认。

第二天一早,卢军一脸难看地出现在徐梅面前。他既没问徐梅的病情,也没问还剩多少钱。相反,他对自己说,“我还是受不了这辆公共汽车的味道,吐了一地。”

徐梅笑了。

当陆青听到这个消息时,他的父母正坐在一张小长椅上,在干燥的桌子上聊天。他的父亲左手拿着花生叶,右手不停地摘花生豆,而他的母亲吃花生。

母亲的右腿缠着绷带,在阳光下反射出耀眼的白光。

陆青和他的父亲白天去田里捡刨花,然后把它们装在篮子里带回来。下午,三个人一起摘花生。

在此期间,我母亲透露她回来时没有做任何工作。即使我父亲带回来花生,他也会自己摘的。

当他父亲做饭的时候,他母亲偷偷教陆青,“当你遇到女孩的时候,你可以很聪明。不要像你父亲那样木讷!我仍然记得当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他带我回家,当他走出家门时,他拒绝载我一程。他对我说,“小心脚下。“这成了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现在很好,他是对的。你走路时必须小心。”

卢青下意识地看着耀眼的白色绷带。

“你父亲一生中没有说过什么浪漫的话。我回家时确实说了些得体的话。”

徐梅回家的那天,卢军放下行李,似乎漫不经心地嘀咕着:“好吧,你这半辈子都要照顾我,现在是你下半辈子都要回头的时候了。”(作品名称:风雨飘摇:父母之战),作者:海棠白。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更多精彩的故事。

福建11选5投注 杏彩 内蒙古十一选五

© Copyright 2018-2019 rwa-wf.com 祥富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