祥富新闻
热点
最新
推荐
精选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健康养生 > 线上明升网-权利暗斗、私欲暗争、政治暗杀、战场暗算,这才是大明土木堡之变
线上明升网-权利暗斗、私欲暗争、政治暗杀、战场暗算,这才是大明土木堡之变
发表时间:2020-01-11 17:01:25浏览次数:4273
[摘要] 失败的权斗者表面上看,土木堡之变的导火索确实是所谓的“贡马事件”,但我看到的真相远没有这么简单。事实上,这根本不是王振因小失大的不当之举,正相反,这是他借贡马打文臣的精心布局。早已计划好的路线土木堡之变,王振最大的罪孽就是他主导的那场愚蠢诡异的撤军路线,也就是所谓的蔚县大转弯。我们知道王振是在大军崩溃之时被军中大将击杀的,在我看来这无异于政治暗杀,在大军崩溃的边缘,杀死统帅等于是彻底葬

线上明升网-权利暗斗、私欲暗争、政治暗杀、战场暗算,这才是大明土木堡之变

线上明升网,历史的外衣是胜利者裁剪的。在胜利者精心裁剪的外衣下,有些表象被有意展现着,有些真相被刻意隐瞒着。撕下胜利者裁剪的外衣,道德的花瓶很有可能被打碎,然而,暴露别人的丑陋未必能显出揭穿者的高明,所以说,探究历史的真相,我们的动机最好只是为了不盲从不偏信的独立思考。就像欣赏一个人一样,冒然撕下别人的外衣是可耻的,可如果我们只知其表,那无疑也有些可悲。早有人说过历史是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对于每一个喜欢独立思考的人来说,撕下小姑娘的外衣不是我们的目的,看清她究竟是谁才是我们的乐趣!

多棱镜下的土木堡之变

对于喜欢历史的人,尤其是喜欢明史的,土木堡之变想必大家都了解,在我看来,这场对大明王朝影响深远的变故就像一个多棱镜,每个人在这棱镜中看到的可能都是不一样的历史,我看到的究竟和你的有什么不一样,有兴趣的话,那就请你往下看一看。

导火索:蒙古瓦剌到大明进行贡马交易,英宗朝掌权宦官王振因瓦剌使团人数不符,克扣赏赐,压低马价,惹恼了瓦剌首领也先,进而导致了也先领兵侵犯明境,攻占大同。

煽惑挟持下的亲征:王振为了一己私利,狐假虎威,煽惑挟持明英宗一意孤行御驾亲征,他是英宗兵败被俘的罪魁祸首。

愚蠢荒唐的行军:王振大权独揽,刚愎自用,打压能将,亲征大军先是在大同差点掉入也先诱敌深入的陷阱,然后又畏敌不前导致大军匆忙撤退,撤退途中,更是为了一己私欲先是绕道家乡显示权势,接着又怕大军踩踏私产田亩,进而舍近求远把大军领上了一条让瓦剌也先可追可攻的不归路。

痛心疾首的惨败:因为王振的愚蠢荒唐,亲征的疲惫大军在土木堡被围,危局时刻,王振再中瓦剌也先诈合的诡计,导致大军在移师取水人马失序之时遭到瓦剌的凶猛攻击,从而导致众将阵亡全军覆灭英宗被俘的惨败。

失败的权斗者

表面上看,土木堡之变的导火索确实是所谓的“贡马事件”,但我看到的真相远没有这么简单。事实上,这根本不是王振因小失大的不当之举,正相反,这是他借贡马打文臣的精心布局。瓦剌进贡使团实来两千人,却虚报三千人,让瓦剌蒙混过关的是礼部,而礼部尚书正是文官集团的首领胡潆,在王振看来,礼部让使团虚数过关不仅是渎职,更涉嫌文官集团的集体受贿,要知道在大明,受贿是重罪,所以说王振放大贡马事件的根本目的不是针对瓦剌,他针对的是整个文官集团。在王振的算计里,瓦剌也先适当地闹出动静正有利于他对文官集团的问罪,可未曾想,瓦剌会错了王振本意,来了场大举进攻。文官集团深知王振的凶狠目的,因此大肆渲染是王振招来了瓦剌大军,他们担心明朝安危是假,借机扳倒王振是真。

在反被文官集团兴师问罪的被动局面下,王振搬出了明英宗,在他看来英宗亲征是一举两得的好棋,一来可以让英宗借亲征树皇权威望,二来可以瓦解文官集团的阴谋,不仅如此,亲征凯旋后,他将拥有更多向文官集团问罪的权柄。很显然,明英宗和王振打的是同一算盘,因此这也就不难理解,明英宗为何要执意亲征了。只可惜,英宗和王振的精深算盘中有一颗盲珠,基于以往明军对瓦剌的辉煌战况,他们盲目地相信自己,轻视了他们的对手瓦剌也先。

失算的帝王

因为对瓦剌的认识误区,从一开始,英宗亲征本就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政治作秀。在王振的计划里,英宗亲征只是象征性地驱散瓦剌也先,他相信明朝大军一到,凭瓦剌的自身实力,瓦剌也先自当会很知趣地配合这场政治作秀。所以当亲征大军到达大同,瓦剌撤退后,继续北进根本不在王振真正的谋划中,而所谓的畏敌撤退更不是事实,在他看来,瓦剌撤退,英宗亲征的象征性目的完成了,剩下的就是凯旋之后对文官集团的得胜清洗了。应该说,这本是一场可以算得上完美的政治权谋大戏,差错只在一点,那就是所谓的运气。

早已计划好的路线

土木堡之变,王振最大的罪孽就是他主导的那场愚蠢诡异的撤军路线,也就是所谓的蔚县大转弯。大军经蔚县入紫荆关本可以安全返回,可他为了一己私利到了蔚县后偏偏又向宣府走了一条舍近求远的覆灭之路,仔细琢磨这所谓的王振大转弯,我想说王振也许并没有这么虚荣愚蠢,他有他的目的和思量。

为一己私利丝毫经不起推敲:有人说,土木堡之变是文官集团的政治暗算,我想说,从一开始王振就没有给文官集团这个机会,至始至终,英宗和王振就深知文官集团在此战中靠不住,从一开始,亲征的主力就是英宗直属的三大营,随军粮草也是王振发动河北乡民以一驴供三兵的方式快速征集的,还是那句话,在王振看来,英宗亲征本就是一场时间可以计划好的政治秀,因此一驴驮三兵二十天的粮草外加到自己的家乡蔚县补充粮草就足够了。这么说来,王振领大军到蔚县,根本不是为了炫耀,更没有害怕大军践踏了私田一说,他这是在补充粮草的同时给家乡一个回报,关键时刻是他的家乡人民用收获的粮米供给了大军急需的粮草。

为什么一定要舍近求远:对明英宗而言,从居庸关到宣府进而到大同,这是大明王朝历代帝王亲征蒙古的黄金线路,王振此举是在为圆英宗的皇家英雄路,也只有走这一条路,英宗亲征的光辉形象才能淋漓尽致地彰显出来。

被忽略的狠角色

土木堡之变失败的最重要原因,是大明一方的所有人在私欲的蒙蔽下忽略了他们真正的对手,在他们内部,除了兵部尚书和后来北京保卫战的于谦,没人真正了解瓦剌的厉害。他们是一群在粗陋外表下深谙人性暗算的高手,草原对峙时,小股诱敌,大军围困,凶猛斩首是他们的拿手好戏,追击寻机时,深算对手的心理,前追后堵诡计蒙蔽他们一点不比历朝历代的强者差,在王振大军一路撤到宣府的时候,瓦剌也先就淋淋尽致地展现了他的战场能力人性暗算,先是紧逼王振大军,接着又快速地堵住了大军撤回居庸关的退路,当摸准王振心理时毫不犹豫地施出了暗算诡计,就这样,王振大军在瓦剌也先的假意和谈中浪费了时间消耗了仅剩的饮水,当第二天他们移师取水时,也就彻底掉进了覆灭的陷阱。

我们知道王振是在大军崩溃之时被军中大将击杀的,在我看来这无异于政治暗杀,在大军崩溃的边缘,杀死统帅等于是彻底葬送或许可能的翻盘机会,杀王振者或是无知的自发或是早已有人授意,文官集团在随军途中想暗杀王振是有迹可循的。总之,在强敌的围杀下,策划这一切的人死了,武将功勋集团覆灭了,英宗被俘了,文官集团在侥幸中取得了胜利。

这么说土木堡之变,没有给王振翻案的意思,我只想说,历史上的坏人或许没想象中那么愚蠢卑鄙,历史上的好人或许也没想象中那么光明磊落。胜负成败有时候很复杂,有时候也很简单,在土木堡之变中,王振想置政治对手于死地却没看清战场上的真正敌人,此外,运气没有站在他这一边,如果当时他有半天的幸运时间,历史可能就是另一番模样,而这也恰恰正是历史的诡异魅力之处。

度门新闻

© Copyright 2018-2019 rwa-wf.com 祥富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