祥富新闻
热点
最新
推荐
精选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社会 > 港中大对话会上江苏扬州女生怒怼乱港学生:希望给他们一面镜子照
港中大对话会上江苏扬州女生怒怼乱港学生:希望给他们一面镜子照
发表时间:2019-11-02 13:56:32浏览次数:4993
[摘要]

荔枝专题报道

10月10日晚,香港中文大学校长段崇智邀请该校学生和校友进行公开对话。对话中,来自江苏扬州的小女孩婷婷用普通话说话,希望香港本地学生尊重其他学生的自由。她在会场上受到激进学生的侮辱和责骂,但她坚定地完成了演讲。“我非常爱香港,也非常爱中国,但是在过去的两三个月里,我很难过。如果我的心不够坚强,面对你的叫喊,我会非常害怕。你总是谴责别人的错误,但你有没有想过是你在破坏香港的法治、自由和民主。」婷婷告诉记者,她在说话前就已经预料到激进学生的反应,“我只是想给他们一面镜子,让他们能看看自己,看看自己现在是什么样子。”

“就是给他们一面镜子,让他们看看自己。”

婷婷是一个扬州女孩,在香港已经呆了两年多,正在香港中文大学攻读博士学位。

10月10日晚,香港中文大学校长段崇智与学生进行了对话。会议厅大约有400到500个座位。晚上的参加者绝大多数是香港本地学生。大概只有40到50名大陆学生,婷婷就是其中之一。

会上发言要求抽签,内地学生人数相对较少,而且由于整体气氛不利于理性对话,许多内地学生不敢公开发言。婷婷说大陆学生有很多顾虑。一方面,他们担心自己的安全,因为有这样的隐患。另一方面,很多内地学生认为,即使他们有机会发言,他们的要求也可能得不到回应。因为一些激进分子现在完全不合理,许多大陆学生不想浪费精力和他们交流,宁愿转身走开。

婷婷在对话会上用普通话发言时,遇到了很大的干扰。有些人听到了他们不想听到的,并公开大声咒骂。对于这种情况,婷婷说她早就预料到了。

“因为演讲是抽签决定的,所以我基本上带着问题去了对话会,我想如果有机会,我会表达我的要求。婷婷告诉记者:“我完全了解现场的反应,我也知道当我用普通话表达自己的立场时会遇到什么样的反应。”。“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我预料到了他们的反应,同时他们和我想象的一样。所以当我说话的时候,我说,‘民主和自由是建立在法治的基础上的。没有规则,就没有农村。自由是相对的。你有你的自由,同时你必须尊重他人的自由。“这些话实际上是为他们准备的。这些学生的反应证实了我的话。他们现在的主要问题是他们被困在一个封闭的思维循环中。没有这样的碰撞,他们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子。也许过一会儿,他们会再次看到我的演讲和他们的反应,然后他们就会知道他们的行为是多么荒谬。”

婷婷说:“我只是想给他们一面镜子,这样他们就可以看看自己,看看自己现在是什么样子。”

"实际情况比预期的要好,我相信这次演讲会很有效。"

说话之前,婷婷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预计会由激进的学生开始,但她并不害怕,实际情况比预期的要好。

她说,“我想要的是这种效果。我想用一种他们能理解错误在哪里的方式告诉他们。这是我的初衷。我没想到我的演讲会在微博上传播得这么快。我其实希望香港传媒能够多报道一些非本地学生的权益,以及“民主、自由、法治”的双重标准。"

然而,当许多香港媒体报道这次对话会议时,他们关注的是另一名被警方指控实施性暴力的“含泪”当地女孩。尽管女孩的陈述在不同的场合有所不同,警方也多次澄清,但许多香港媒体继续进行长篇报道。

婷婷说,这是个陷阱。许多声称警察杀人和性侵犯的谣言都找不到证据,但是这场运动的策划需要炒作热点。许多香港媒体有意无意地进入了这个陷阱。只要它被传播开来,它是真是假都没关系。对阴谋者来说,“重复一百次的谎言就是事实。”

"我对香港的校园气氛感到遗憾,认为应该去政治化。"

在香港学习两年多后,婷婷对香港校园的氛围有了一些看法。

婷婷说,两年多前她第一次来香港时,还没有这样的情况。虽然发生了一些小的骚乱,但在大多数情况下,校园相对安全和平静。然而,在表面平静之下,也有潜在的不和谐。

婷婷说,在校园里,内地学生和香港学生之间的交流相对较少。有很多原因,首先,语言中存在一些交流障碍。此外,许多在香港学习的内地学生主要是硕士。在香港学习通常只需要一年时间。大多数大陆学生专注于学习,没有太多时间和精力交朋友。此外,香港大学硕士课程的本地学生不多,因此双方接触的机会相对较少。

学校在促进两个群体之间的交流方面做得不多,内地学生的数量已经很大,所以他们可以在自己的圈子里进行各种接触,也不一定要与其他地方的学生交流。香港的许多本地学生也是如此。

大学应该是一个学习的地方,而不应该是一个政治斗争的舞台。然而,在香港校园,许多教授会有意无意地把他们的政治观点带到课堂上。“我对此感到特别抱歉,认为不应该这样。对香港学校来说,这也是一个相对悲伤的地方。我希望校园能够非政治化。”她说。

骚乱持续了几个月,导致大陆学生和当地武装分子之间的冲突越来越多。婷婷认为,两个群体越来越分离是不好的。正是在这个时候,应该进行更多的交流。然而,沟通渠道、环境和基本共识现在已经丧失,因此非常困难。

"我原以为香港是完美的,但现在我有所怀疑。"

看到婷婷在对话会上勇敢而理性的言论,很多人认为她是文科学生,其他人说她是律师,甚至一些律师事务所也向她发出了工作邀请。说到这里,婷婷笑了,“我是理工科学生,纯理工科学生。”

婷婷对香港的最初印象非常好:“在这次事件之前,香港对我来说是一个完美的城市。我真的在世界其他地方找不到这样的城市。在香港,我可以感受到中国的传统,体验到西方的先进特色。这是一个东西结合的地方。它有自己的优点,非常特别,符合我自己的个性。因此,我非常喜欢香港。”

然而,最近的动荡促使婷婷反思。“在过去的两三个月里,似乎有人突然打破了你对这座城市所有美好的幻想,揭露了这座城市所有前所未见的最严重的弊端。此时,我可能会对我渴望的美丽城市产生怀疑。”

“当我说话的时候,我说我很难过,对他们很失望。他们想要的“民主”和“自由”实际上是对另一个群体的仇恨。他们声称遇到了“白色恐怖”,但事实上他们是真正的“白色恐怖”,非本地学生在这样的环境中受到迫害。在很大程度上,我们没有办法保护自己的权益。甚至表达我们要求的最基本权利也受到威胁。仍然有办法解决学习和生活中遇到的困难,而内地学生遭受的心理伤害却很难解决。例如,当地学生把学校弄得乌烟瘴气。大陆学生能在这里找到归属感吗?当大陆学生听到老师在课堂上表达他们的政治观点时会有什么感觉?面对这些情况,学校正在萎缩,大陆学生的权益得不到保护,没有申诉的地方,甚至发言权也被剥夺。他们能有良好的心理状态吗?此外,的确有内地学生遭到袭击,他们的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我知道许多大陆学生厌倦了学习。受损的设施可以修复,但人们的心很难修复。现在许多内地学生已经完全改变了他们对香港的看法。”

婷婷仍然爱着香港,她在对话中说:“我希望香港会回到它应该回到的样子。这是我最真诚的希望。”

广东快乐十分

© Copyright 2018-2019 rwa-wf.com 祥富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